皮蛋鱼干粥

“与平庸和解。”

© 皮蛋鱼干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Q:我在LOFTER上发布的第一张作品和最近一张作品?

惹,怎么讲,我第一个作品到现在都没完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(抹泪)

[扫文]盾铁盾/盾铁/铁盾个人向扫文②

个人向扫文。因为有些辨别不清各位大大在lof以及随缘/红区上的ID,如果不允许扫文推荐,请踹我删掉。如果tag有问题的话,也请踹我删掉。

看完音音整理的刀子,可以来这边缓一缓(?)

一些温柔的故事

[盾铁]托尼史塔克的奇幻之旅 

作者:ssdy307 🔗坐标随缘

发生在《钢铁侠1》中Tony穿着盔甲从十戒帮营地飞出来落在沙漠里之后。假设Rhodey没有马上就找到他。这是一个伪小王子的故事。而史蒂夫就是那个小王子。

他低下头大喊。他脑袋里全是史蒂夫清澈的蓝眼睛和他在风里轻轻飞扬的金色碎发,他耳边有模模糊糊的清脆童声。“再见,托尼。别忘了来找我。”


[...

[扫文]盾铁盾/盾铁/铁盾个人向扫文①

我的tag是根据作者打的,实际上并不代表top/bottom。个人向扫文,不是很多,因为没想到网络问题会这么麻烦。扫文打tag如果有问题请踹我删掉,因为我几乎对不上各位老师在lof和随缘/红区/凹三上的名字,如果造成麻烦先说一声抱歉。

两个笨蛋谈恋爱

[盾铁]The Law Runneth Forward and Back

 作者:Sineala 译者:LuvRDJ 🔗坐标随缘

616宇宙背景,于红区后,双向暗恋。史蒂夫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大狼,但仍然会说话以及思考。处于狼形态的史蒂夫经常会有奇怪的冲...

[盾铁盾]Before We Go

亲爱的 @Ronbro ,十八岁生日快乐。我能献给你的东西不多,只有这段简单的文字。希望你能喜欢它。

时间线在钢一之后,复一之前。灵感来自于《Before We Go》。盾佩铁椒提及,盾佩铁椒分手提及。

稍微说一下构想:史蒂夫已经认识到佩吉身体和婚姻的情况,他想要继续向前走,但身边的人总会无意识地把他向过往的深渊拽。托尼还没从与佩珀的爱情中走出来,他希望还有挽回的余地,但目前的情况不允许,因为他过往的作风和佩珀的拒绝。

BGM:Flaws-Vancouver Sleep Clinic(也是Befor We Go...

!不准删!

我也舍弃过一些东西,我姑且把它们叫做想象的能力,否则我又怎么愿与平庸和解呢?

[盾铁盾]疗伤

预警:涉及路人x铁BDSM(未做至底并且糟糕至极),轻微H/C

灵感来源:Sineala的Mercy in You,算是自己脑补如果在MCU宇宙会如何,剧情有重合部分,不妥请踹我我删掉

时间线:复一后。私设纽约毁坏严重,引起民众不满,导致有人恶意报复佩珀和哈皮。托尼已经在着手研发大量盔甲。


— 

他很痛。无论是他的身体还是他的思绪。他在鞭尾落下时轻轻颤着,膝盖畏缩着后退,眼中满是抗拒。他想他或许搞砸了,他听见身后人不耐的叹息与恼怒的咕哝声,却始终无法将事情做好哪怕一点点。 

他真的真的搞砸了。 

— 

他回到大厦,是...

[盾铁盾]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二日

是废话废话废话废话

队二后 

私设霍华德探索队一直存在并坚持寻找,直至他们找到了美国队长 

灵感来源:只是可怜那些可悲是刻在基因中的,连我也不能幸免。

“...嗨。” 

“噢上帝啊,你醒了!稍等一下,我马上就叫医生。你感觉怎么样?疼的厉害吗?你需要喝点水吗?” 

“...拜托给我些水。” 

“别担心,医生很快就到了。我找了最好的医生和护士。我本想让班纳替你检查,我几乎打爆了他的手机,但你知道,他那个地方信号差得可怜,或许我该向那里投些资金,让他们改造基础设施什么的。我跑题了,总而言之这些医生也很棒,我保证你不会有事的....

铁人单人向,铁椒涉及。内容分为三部分。

视频素材:《钢铁侠》

BGM:77 Bombay Street-Garden

发布了长文章:

点击查看

等等——为什么文手只有我一个!!

Ronbro:

【盾铁】情人节特别企划:大侦探福尔摩斯

【铁盾】从一而终 黑帮AU/PWP/OA向 Omega铁/alpha盾

亲亲Ron大可爱!但是你自爆不能也牵连我啊——

Ronbro:

*狼群ABO设定,Omega铁/alpha盾
*小妈文学,可能没那么明显,但的确是小妈
*黑帮AU 首领铁/下属盾
*绝对的PWP,以后可能会写续集帮忙补充设定,但是这篇只是在无脑炖肉而已
*献给我最喜欢的鸽手 @FOXYST ,生日快乐【如果你因为这个设定太他妈的雷而感到眼睛疼的话,找她,是她逼我写的,以及她也有篇铁盾OA的小妈还没写,记得催她【对,这是两个疯子在互相骂街的过程中讨论出来的辣眼设定


如果你看完了以上全部警告,还决定要冲的话,那么请小妈文学

十九岁生日快乐。距死亡更近一步。

我爬了对不起我太屑了,删掉的帖子的评论有好好留着,对不起!

*头像来自河川老师!是一只睡觉时需要抱住自己尾巴的616猫咪。呜呜呜呜她好好!*

这里皮蛋/狐鸦/92。可随意称呼。

深陷盾铁/铁盾/盾铁盾。

启蒙静临静,仍然心动。

初入Sally Face/Undertale/Demons Never Lie。

不写队三/复二/复三/复四,别问,问就是脑子不发达理解不了(真的理解不了不是在吐槽剧情什么的...)

[盾铁]Sunflower

私设:接触花瓣不会传染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花吐症:爱而不得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托尼与史蒂夫确认关系在七月十七号 

向日葵花语:沉默的爱 

背景:当托尼拥有不配被爱的心态以及强烈死亡愿望,当他不愿再向史蒂夫敞开自己的心房,当他试图独自掩盖肾上腺素过后的冷寂;当史...

[盾铁]What If

 *


她透过家乡的言语,窥见了时光中流逝的部分。她记起他第一次让她唱歌时,他喋喋不休的样子,他说她的歌声如童年时在灶台上噗噗作响的白铁皮水壶,他笑她的歌声如一只挠人心房的猫爪,他怨她的歌声沙哑不清朗。但她只是摇着卷发慢慢地唱,直到那些惹人笑的声音肯停下,她才掀起眼皮,懒懒地望他一眼。 


她看见了双彻底柔软下去的枫糖色双瞳。 


不,别是最后一次。让我再看一次,再见一次。 


她急于挣脱这些甜蜜到过于虚假的回忆,她睁开双眼,却只见到那已经停止起伏的胸口。 


她哽咽,却继续轻...

[盾铁]夏日

*是坑

*电影《桑格莉之夏》AU

*

“你不打算碰碰运气吗?”


有人叫住他,他立刻有了一种一丝不挂的裸露感与羞耻感。他当然打算,并且是一直如此。就在刚才,他甚至踮起脚尖,伸长脖子以越过滚滚人潮——就为看一眼那只装着幸运号码的白色硬纸壳箱子。于是现在,他停下脚步,略微有些笨拙地原地转了个圈,将整个自己暴露在声源前。


男孩个子很矮,整个人看上去瘦巴巴,病恹恹的。男孩穿着细淡蓝竖纹衬衫,腿上套着一条有些肥大的深蓝色背带短裤。他转转眼睛,越过男孩耀眼似阿波罗的火种的金发四下望望,终于意识到那是工作人员的统一服饰。


“试试吧,不会有坏处的。”


纸箱急停在他的鼻尖前,然后被一...

[铁盾]挣扎

*点梗废弃产物

*设定:叔侄


* 


他仍时不时地在想,或许人的性格是在一切开始之前就尘埃落定的。当一个新的生命降临于世,一个独一无二的、无法替代的灵魂也就自天堂坠落凡间。就如他对于托尼斯塔克的印象一般,自始至终,从未改变。 



在他的记忆中,托尼总是个调皮的、有着过盛好奇心的孩子。他曾打趣是霍华德老来得子过于喜悦,整天整夜俯身在玛利亚身边讲述那些或虚幻不真、或真实存在的故事激发了小家伙的探索心理,导致他亲眼看见世界的时间比预定的早了许多。 

初见世界的小斯塔克小小皱皱的,浑身上下湿漉漉热乎乎的。他从前从未见过新生儿,只是听...

[盾铁]Я

*联文废弃产物

*设定:时间线从复四到美队一



史蒂夫扣住托尼没来得及缩回的脚踝,将它拉到自己的膝盖上,温柔地揉捏脚心。托尼怕痒,又被吓了一跳,使劲抽动在史蒂夫手里的脚。士兵的怪力起了作用,史蒂夫被拽得整个人向前一顿,他的膝盖抵在沙发下沿,手掌还是保持之前的力度轻轻揉动。他知道那些调皮的穴位在那里,从前在军队上每天都要这样放松疲劳的身体。 


那只脚还是不安分地扭动,皮肤在接触下不经意变红变热。那热度像只不安分的小蛇,盘踞在托尼的小腿肚上,随着史蒂夫的动作慢吞吞地向上爬,它爬过大腿,爬过小腹,最终将自己紧缩在那颗突突跳动的鲜活心脏上。他抬眼...

[盾铁]十一月二十五日

*是日记,言简意赅是胡言乱语。

*时间线:无 预警:自残倾向 



“托尼。” 

他站在他身后,呼唤着那个烂熟于心的名字。他的声音很轻,却带着磐石般的稳定感与与生俱来的庄严感。他半闭着眼睛,海蓝色从金棕色中钻出,暗色瞳孔却微微扩散。他晃神了。 

“托尼。” 

他再次轻轻地呼唤他的战友,他的朋友,视线却怎么也离不开那到狰狞的猩红色。他能闻见他修长后颈上残留的洗发露的味道,能闻到衣物纤维因沾上灰尘而散发的熟悉的味道,也能闻到那些刺鼻的、挥之不去的铁锈味。 

“是的。” 

下坠。仿佛又回到了那艘超出他控制范...

!不准删!

就,有人想点梗吗,盾铁,铁盾或者盾铁盾都可。

真的是想写手痒但不知道写什么...(。)

[钢铁侠]斯塔克气味图书馆(上)

我承认,在一开始,我非常讨厌他。

在他周身,我总能闻得见尼古丁,酒精以及混杂在一起的廉价胭脂的气味。对于我来说,它们其中的任何一个都足以让我退避三舍,他却大刺刺地让它们都安然地待在自己身上,没有丝毫顾及它们的意味。

但我也承认,在我遇见他之后的任何时间,我都不曾后悔与他结交。

我生在军人世家,固守规矩自幼便被印在了心灵深处。他却我带我见了另一番不同的景色。我学会了喝酒与吸烟,但我却从不耻于我会它们。他教给我的最伟大的一件事情,便是去接受自己,无论自己以何等模样公众于世。

我和他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,但我却能清清楚楚地看清他骨子里的疯狂。他像极了玫瑰,不是柔嫩的含苞待放的,而是那种临...

【百日盾铁】梦

【百日盾铁活动文+7.21】

上一棒: @沁茶_Juliet Stark 

下一棒: @灯舍- 

梗来自 @Ronbro 完全没写出来 对不住她




五岁之前,史蒂夫爱上做梦。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医生不让他同街坊邻居家的孩子们一起嬉戏打闹,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父母都沉默地认同了这一决策。白天,他坐在家中唯一的木制高凳上,碰不到地面的双腿摇摇晃晃,他双手撑住腮帮,一双婴儿蓝的眼睛不断地眨巴,试图从那扇木窗中窥探屋外缤纷多彩的世界。夜晚,他早早的洗漱上床,因为他乐于在梦中与杰克冻人一起来一场惊险刺激的冰雪...

[盾铁]鲸落(四)

*私设:8.约瑟夫没有从军,而是一名工程师 

史蒂夫罗杰斯的回忆

二十世纪一二十年代的人们毫无选择,史蒂夫的母亲,那位坚强又伟大的女人也难以幸免。

为了为家庭换取可观的生活费,萨拉像一件被精心包裹的礼物,被父母亲手送给了两个街区外的工程师。破坏的速度永远快于创造,工程师活计多,日子过得算是宽裕,只是日夜颠倒少个人照顾起居。那一年萨拉十九岁,她在人为的灾难下缓慢起身挺立,不再懵懵懂懂。

起初几年两人生活很是愉快,约瑟夫幽默风趣,萨拉热情大方,两人日子忙忙碌碌,但总找得到时间忙里偷闲:他带她去她从未到达过的远方,他偷偷的带她去他的工厂,也不断地推荐书籍给她;她照顾着一切家务,她准...

[盾铁]鲸落(三)

*私设:6.玛利亚死于难产 7.此处的铁大约十几岁

托尼斯塔克的日记

亲爱的安东尼:

        我时常在想,人是生来就被允许爱与被爱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这样说既不恰当,又易引人发笑,但我似乎从一开始就无法理解“爱”这一词汇的具体含义。我明白让一个人如解释既定事实那样解释这一词汇是极不可能的,但似乎从没人愿意哪怕尝试一下。人们常说“爱”是以血液为溶剂,代代相传永不间断的情感,它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,几乎是...

[盾铁]鲸落(二)

*私设:3.盾佩过去式 4.佩吉没能等到史蒂夫醒来 5.斯塔克大厦建于托尼成为铁人之前

史蒂夫罗杰斯

人人都乐意告诉我:欢迎来到曼哈顿。

我实在讲不清他们在说这句话时眼睛中闪烁着的隐秘的东西,只明白他们充斥着期望与火热,是一种几乎能够杀死我的热情。于是我向人们报以微笑,装傻一般地将它们归结于人们对于我来到二十一世纪的热烈欢迎。注入血清后的那段日子仍牢牢地烙在我的脑子里,我记得那些台词,记得那些舞蹈,记得那些荒谬可笑的动作。当我逃出那间虚假的、临时搭建的板房,毫不得体地冲上大街,并鲁莽地造成了几场车祸时,我便意识到,我终究无法从令人发笑的“精神领袖”一词中逃脱。所以我十...

[盾铁]鲸落(一)

*私设:1.铁椒过去式 2.铁只有二十七岁

托尼斯塔克

我直冲云霄。

这种感觉着实怪异。上一秒我仍身处火海,周身接连响起爆炸所带的巨大噪音。我的鼻喉几近干裂,肺部弥漫着甜蜜的灼烧感,耳鸣所带来的反胃感扩散至四肢百骸。我毫不犹豫地用拳头砸下喷气靴的启动按钮。下一秒我便在天上,浓烟阻碍了我的视线,让我无法辨别飞行高度与方向,辛辣的气体吹涨了我的肺。在窒息之前,我重见天日。但紧接着就是失重感与无尽的下坠。盔甲太沉太冰,所有的转轴与皮带似乎都已被火舌吞噬干净。我从狭窄的缝隙间窥见旋转的沙丘,一切都闪烁着金色,每粒沙似乎都是史矛革的宝藏。

我深陷其中。

沙子如流水般包围着我,滚烫混着...

[盾铁]蓝

托尼斯塔克曾经痴迷于蓝。

他爱象征着初始与纯粹的天蓝,他爱象征着等待与禁语的湖蓝,他爱象征着希望与高贵的宝石蓝,他也爱象征着隐匿与模糊的孔雀蓝。

他迷恋全息屏幕与方舟反应堆那种晶莹透彻的蓝,他迷恋美国队长制服上那种会带来忧郁感的深蓝,他也迷恋史蒂夫眼睛里镶嵌着薄荷绿的蓝。

托尼斯塔克如今恐惧于蓝。

他看着摇摇晃晃波光粼粼的海面,却想起了阿富汗破旧山洞中满是锈味的白铁皮铁桶;他看着宇宙魔方中不安分跳跃着的蓝,却想起了那个破开纽约上空的巨大虫洞。

他睡不着,在方舟反应堆的冷光下惊叫;他焦虑着,在史蒂夫指责他时微微缩起脖子,全身肌肉神经质地绷紧;他无法享用浴缸,因为他会幻想着奥巴将他的脑袋...

[盾铁]安东尼斯塔克的自白

善恶轴心背景 人物属于616 


我讨厌夏天,也可以说一切会让我有黏糊糊感受的事物我都会讨厌。但若是将我逼到街巷阴暗的墙角,拿着把锋利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上,我倒宁愿说我并不讨厌。 


说出不讨厌这三个字,实际上就像说出我的性取向那样简单,这无需隐瞒,也躲不过大多数人锐利的目光。我喜欢他又不是件说不出口的事情,这很容易看出,只是我们很难去承认。 


我知道红狂攻改变了一些事实,我很明白,我清楚我已经死去,剩下的只有这一副逍遥自在的躯体。他会如何想呢?他或许会走到我的面前,穿着那身愚蠢的制服,指着我的鼻子大骂,或许会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,双手十指相扣...